奇爱书库 - 武侠修真 - 修仙:从瞎琢磨开始在线阅读 - 第8章 诡异的一刀

第8章 诡异的一刀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不仅眼睛看不清了,就连刚才依仗的神魂加耳力的组合也失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唯一剩下的,只有那对神奇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闭上的眼睛彻底关闭了他的目识,神魂飘忽了,他就干脆忘记自己曾经拥有过魂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忘记所有伤痛,清空一切杂念,这副躯体的血肉和骨骼已经消失,仅剩一具空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回到森林中曾经闪现的“虚化”状态,体内一片空灵,仅有纯粹的灵气在其中静静地、无阻碍地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耳朵再次听到那个女人古怪的声音,他依然不懂对方在说什么,但在此空寂中,他却仿佛“看”到了那名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层迷雾遮蔽了她,仅能模糊看到黑色的衣裙、修长的身躯、一只白皙得惊人的手掌,以及长得难以想象的头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道莫名的伟力滚滚而来,从他的双耳注入体内,随即充盈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法力的层级完全超越了他的想象,让他突然有一种身体即将爆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下一瞬,这股力量亦注满冷月,让它刀气激荡,坚韧厚重的刀身悸动得颤抖起来,像是要展现它隐藏万年的戾气与锋芒,恢复它昔日的荣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剑修感受到了金梓鸣气息的变强,但他不在意,这个炼气小修再强也是蝼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御剑而来,人在空中,已有十多道剑气激射而出,沿不同的路线,向金梓鸣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抬起头,他仍然没有睁眼,虽然他清楚自己的耳朵刚才和现在都还在调用神魂,但他没有去启动神识,仅凭那一双耳朵,去倾听呼啸而来的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挥舞冷月,一团乌光眨眼包裹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膝微曲,旋即砰然爆发,身体如出膛的炮弹,从地面弹射出去,沿途有几道剑气刺在黑色光团之上,眨眼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冷月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,劈向迎面而来的剑修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惊骇于这滔天的杀气,不由得疯狂运转法力,将所有元气都注入长剑之中,旋即挥剑划出无数大圆与小圆,欲以此挡住这神鬼莫测的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乌光一闪而过,没有金属撞击声,没有呼喊声,什么都没有,唯有黑光划过天穹的炫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刀,让洪海派的这名筑基修士和他的长剑,直接化为飞灰,仿佛他从未在这片空间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光球坠落,显露出金梓鸣那摇摇欲坠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体内的能量依然奔腾不息,但他的神智已彻底湮灭,让那股同时依赖于耳朵和神魂的浩瀚伟力,顿时失去了支柱。

        力量如退潮的海水,滚滚而去,金梓鸣再也无力支持,直挺挺地摔了下去,无比深沉的黑暗蔓延而来,将他彻底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日后,旷野星光璀璨,月色皎洁明亮,金梓鸣终于醒来,他缓缓撑起上身,发现胸前的血洞已经被凝结的血块堵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行囊中摸出一些草药,先嚼碎吞下,随即又掏出从胡雷他们那里夺来的外伤丹药和药粉,前者服下,后者敷在那些惨不忍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处理完毕,这才颤抖着双手,掏出水囊,喝下一些清水,让干裂的嘴唇终于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运转“血炼淬体术”,从第一层到第三层功法,一次次循环,先驱除体内残余的剑气,然后开始修复断裂的骨骼和那些吓人的血洞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他打坐吐纳完毕,终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外伤均已结疤,断骨也愈合大半,他追上了那匹无法跑远的棕色骏马,切断它与白马死尸的连接绳索,翻身上马,朝湛星城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一边驰骋,一边回想那股恐怖的外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他已经试过,即使入定后听到那诡异女人的声音,却再也无法召唤那股神秘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只有在生死危机下,才能连通那个女人,获得那种能力?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什么层级的力量啊?竟然能将对手和兵器全都湮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让他惊喜,毕竟可能多出一种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又让他惊悚,这世上没有免费的馈赠,使用一次这种莫名的力量后,他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与那女人扯平?

        苦思不得其解,干脆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放马狂奔下,两天半之后,他终于赶到了湛星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城市商业繁华,街上有不少店铺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无心游览,直接问路去了一家收购兽核的大店,本要兑换银两,不料店家好心告诉他,传送阵法只收灵石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不明白灵石是什么东西,只得用二百五十颗一阶兽核,兑换了一千五百枚低阶灵石,这让他着实肉痛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未见过灵石,好奇地放在手中观看,亮晶晶的,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的一股雄浑能量,不过他现在无心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急冲冲地赶到传送阵,缴纳灵石后,便被带入到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现里面已经坐了十二人,男女老少都有,其中两人的气息甚至极为强大,境界无法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金梓鸣对面的,是一位十六七岁的瘦削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四处张望,见金梓鸣独身一人,且气度不凡,便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下意识地回以一笑,谁知少年毫不见外,径自走过来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拱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台,有礼了,我叫曾泽,来自湛星城,不知兄台尊姓大名,仙乡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正想找人咨询一下德融城的情况,便随口答道:“我叫金梓鸣,来自西北的潼峰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此番去德融城,是为参加龙晴派的入门弟子考核,金兄不会也是这个目的吧?”曾泽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巧啦,我确实是为加入修真门派而去,只是还不知该拜入何家门下。”金梓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曾泽当即大喜,忙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以后要仰仗金兄帮衬啦,咱兄弟俩多走动,多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番客套后,越聊越投机,金梓鸣这才知晓,少年来自湛星城一个较大的经商家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幼喜爱修炼,德融城的亲戚便帮他在一家名叫龙晴派的三级宗门报了名,现在去参加入门考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兄,龙晴派的实力很强,在修真界的口碑亦不错,要不你也去报考龙晴派吧?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咱俩也可相互照应。”曾泽兴奋地鼓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龙晴派的报名是否已经截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等我们一到德融城,我就让亲戚打听,如果截止了,我请他们帮忙尝试疏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曾泽,还是等我去弄清情况后再定吧,如果需要帮助,我一定会联系你的。”金梓鸣不想现在就被套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曾泽微有些失望,但还是立即将亲戚家的地址写给他,并一再叮嘱,无论他加入何派,都务必联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观此少年热心真诚,不似奸伪之徒,遂爽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送阵中又先后步入二人,主持传送的修士启动法阵,金梓鸣只觉神魂突然一阵激烈震荡,但很快便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持续了一柱香的功夫,阵法再次剧烈晃动,发出一声轰鸣之后,终于停了下来,德融城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出传送阵法,便有人将曾泽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,现在是未时,太阳高照,但气温并不高,秋风习习,还能感到一丝凉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,心潮澎湃,开始憧憬未来的修真之路,有希冀,也有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的金梓鸣,已近十九岁,比一年前又长高了一些,多年的野外生活,让他有着健康的小麦色,浑身充满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显超越常人的宽肩,有力的腰背和四肢,让人感觉勇猛无敌,而那炯炯有神的目光,以及沉稳内敛的气质,又让他显得老成干练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寻了一家小客栈住下后,打听到本城最大的一家出售和收购修士物品的商铺叫清风阁,便直奔那里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风阁位于城东,是一座朱红色的尖顶全木建筑,共四层,门口卧着一对巨大的石制貔貅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来到一楼,只见兽核、丹药、兵器、功法和奇珍异宝等随处可见,一些客人正在挑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身着红裙的年轻女子热情地迎了上来,微笑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好!我叫红菱,请问你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出售兽核,并打探一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请公子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她转身向三楼走去,不一会儿,便带着一名青袍老者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须老人精神极为矍铄,他大步而来,不待红菱引荐,便对金梓鸣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我是这里的副管事,姓陈,听红菱说,你想出售一些兽核,可否拿给老夫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掏出早已清点出来的两枚普通二阶和所有一阶兽核,摊放在旁边的柜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92/92194/203110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