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爱书库 - 武侠修真 - 修仙:从瞎琢磨开始在线阅读 - 第20章 野法筑基,偶遇妖女

第20章 野法筑基,偶遇妖女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不再犹豫,用神识构建出三座丹炉,分别将三个丹田包入其中,炉下火焰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丹田气球本就一直在高速旋转,飘荡出存储的各色气体,如今有火焰的加热,丹田中窜出更多的能量气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每座丹炉的顶部,均幻化出一块斜放的厚重金属板,板上是万年玄冰,寒冰让板子的温度极低。

        细看之下,会发现金属板上还有许多细小凹槽,这些槽子在板子的最下端,汇聚成一根管子,通往各个丹田的底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升腾起来的高温气体,遇到冰寒的金属板后,迅速凝结为液体,然后沿着凹槽和管子,流入丹田底部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在每个丹田内,都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球体下方分别是白色、炫黑和彩色的液体,而上方却是相应颜色、尚未完成液化的气体在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丹田中液体温度的升高,上方的气体蒸腾得更为剧烈。

        液化加速了,能量液体不断流入凹槽和管子之中,接着便欢畅地涌向丹田,浩浩荡荡、奔腾不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中丹田率先完成了液化,接着是上丹田,最后是下丹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一一熄灭丹炉中的火焰,直至最终撤除神识中构建的那幅神奇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他,只觉精气神三种液化能量,静静潜伏在三个丹田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清冷月光中,玖霞寺悬崖下方微波荡漾的海水,但只要神念一动,瞬间便波浪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惊喜发现,自己直接跳跃了初期阶段,已是筑基中期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应该是他下丹田存储的元气过于雄厚,而另外两个丹田又从旁辅助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长身而起,忍不住纵声长啸,修道十二年,种种心酸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颠沛流离,有拼死搏杀,有怅然所失,有错投门派后的沮丧,有朋友重伤后的悲愤,有杀敌时的激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几乎没有修真功法的情况下,依靠勤奋、思考与悟性,竟然独力完成筑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金梓鸣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筑基修士,可以辟谷不食,虽不能像金丹修士那样在空中翱翔,但已可御器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金梓鸣连这也不会,只好去欺负一只低空盘旋的大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纵身跃起,稳稳地站在鸟背之上,大鸟受惊后振翅高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体会着那种曼妙的飞行感觉,直到鸟儿飞出老远,才用真气迫使它降低高度,随即跳落地面,人却已在山脚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飞驰,重新回到山巅,四位僧人看着他,惊为天人,金梓鸣深深一礼,诚挚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在玖霞寺叨扰近一年,承蒙大师和诸位的照顾,教我修行真言,让我得以突破境界,这段缘分,不敢相忘,希望来日能有机会报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能在这里悟道,是我佛显灵,这段因果,施主倒不必着相挂怀了。”慧见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已经二十五岁,是时候出发去凌云派了,他在屋中留下不菲银两,当晚便下山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玖霞寺的地理位置较为偏僻,询问了一个当地人,得知九百里外有一座名叫“亦仁”的中等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调整方向朝那里奔去,准备借助那儿的传送阵法去南风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翻山越岭,来到一片山林之中,熟悉的草木花味,鸟儿的鸣叫,野兽的嘶吼,树巅上的皑皑白雪,让金梓鸣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回到了黑茫森林,他闲庭信步,尽情享受着回忆及突破带给他的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神魂探测到左前方六十丈外竟然有妖兽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距离妖兽森林极其遥远的内陆山林,除了普通野兽,怎么会出现妖兽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对方的气息还比较强大,金梓鸣虽然诧异,倒也不惧,径直迎了上去,双方在不断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他已探测出来者居然是熟悉的猫妖,修为已达三阶初期,以自己现在的战力,不需要动用银色长针便能应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未曾修炼“血炼淬体术”,今日倒可以用它的血来回味一下那种感觉,金梓鸣的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个距离,已经能看清那个小家伙的模样,油光发亮的黑色皮毛,双眼发出幽深的绿光,双耳顶端居然是朱红色,倒平添了几分俏皮与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可不懂怜香惜猫,一言不发,率先发难,脑中激射出一柄魂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猫“喵”的一声,灵敏地在空中一个翻转,避开了这道攻击,旋即便是一个魂锤回敬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也不闪避,硬受了小猫一记重击,只觉脑袋一阵昏沉,还略带痛楚,但上丹田受袭后自发震荡,瞬间便让他重获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露出狞笑,闪身逼近,小猫立即报以一记神魂攻击,同时快速闪身避开对手的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令她惊恐的是,这家伙仍然只是头部微微一沉,便又跟没事人一样,显然是遇上了硬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猫妖尖啸起来,扭转身躯,开始向来时之路全力遁逃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那容它溜掉,拔出冷月,发力追了上去,小猫速度很快,一时竟不能拉近距离,但它亦无法摆脱后面的追兵,双方一时陷入僵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奔跑中,他的神识突然觉察到有修士在快速逼近,且修为高过自己,应该已是金丹期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本能的警觉生起,一柄黑色小刀无声无息地从右侧飞了过来,刀身上有黑色气体缠绕,瞄准的是金梓鸣的右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扭身避过,虽闪过飞刀,却被那股黑气擦上几缕,腰间顿时被划开几道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叫一般的尖锐啸声响起,又有一柄银色小刀朝他面门袭来,他向右前方踏出一步,以“斜步削刀式”将银刀劈飞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密切关注着对手的身形变化,惊变却突然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把小刀悄无声息贴着地面,“嗞”的一声刺入他的小腿,金梓鸣的“血炼淬体术”自发启动,在小刀刚穿破胫骨一点后,便强行将其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知这样一来,他反而更惨,这刀居然带有吞噬作用,开始拼命吸食他的血液和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痛让他不由得蹲下身去,以冷月护在身前,低头一看,发现腿上钉着一柄血红飞刀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欲将其拔出,不料那红刀竟突然自行弹出,旋即飞到不远处,在空中盘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年轻的短发女子从林中闪出,身形灵动矫健,转瞬便来到金梓鸣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着比中等个儿略高的个子,皮肤富有光泽与弹性,脸蛋白里透红,娇嫩无比,本是椭圆脸型的她,由于一丝婴儿肥,而显得微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官极其精致,机灵的大眼中闪烁着一对微蓝的瞳孔,耳下吊着一对朱红色的圆环坠子,与那猫妖形成绝配,神情似笑非笑,透着天真与狡黠;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袭黑衣,上身套着一件短小的豹皮背心,稍微遮挡了一下她的丰盈与饱满,但其下一根灰色的束身腰带,又再次将那曼妙身段给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右腕戴着一只翠绿色的玉镯,上面用金线描绘出一朵艳丽小花,欣长匀称的双腿下,蹬着一双到膝的棕色高筒皮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女妖娆的身姿,纯洁的面容,与狡黠的眼神混搭在一起,说不尽的魅惑与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她伸手一招,三把飞刀便自行飞回,消失不见,动作极为潇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胆儿肥啊,追着我的幽姬满山跑,挨了元神三重的攻击,还无所谓,我的“魅影三刀”也只让你受点轻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啧啧,还真行啊,不像筑基小修,老实交代,是不是扮猪吃老虎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妖女好奇地打量金梓鸣,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这名年轻男子生出一种莫名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放以前,以她的性格,遇上这种胆敢追杀幽姬之人,肯定是直接下死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因为这个年轻男子清澈而成熟的眼神,抑或是结实有力的强健身板?

        她勉强找到了这两条缘由,但随即对自己居然想要寻找依靠的无能反应,升起一丝恼怒,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子,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叫小子,也不叫傻子,我只是受伤了,所以暂时蹲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筑基中期,你应该是金丹初期吧?

        修为有差距,所以我还在想要不要起来报答你那柄红刀的恩情,嗯,现在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看着她,脑中闪过“青春活力”、“古灵精怪”和“魅力四射”几个词,虽与其交恶,但心中却并无怒意,甚至还有一丝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92/92194/203111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