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爱书库 - 武侠修真 - 修仙:从瞎琢磨开始在线阅读 - 第21章 联手杀敌

第21章 联手杀敌

        “哟嚯,你还想跟我算账?你一个比我低一个大境界的跛脚小子,还真夸不得啊,真当自己是高手?

        小子,我教教你,遇上高阶修士,最好学乖些,多用‘前辈’或‘尊驾’之类的礼貌用语,别老想着是吃亏还是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姑奶奶肯让你吃点亏,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,懂不懂?”妖女训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懂,但我现在想好了,我应该可以和你这个金丹‘前辈’过过招。”金梓鸣硬气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心气很高嘛,觉得自己可以越阶挑战?”妖女一脸戏谑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忽然扭头,妖女亦同时抬头,齐齐看向他后方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一个黑点在迅速靠近,十多息后,终于看清,一位白衣儒雅中年含笑飞来,他相貌英俊,风度翩翩,看上去极为谦和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旁边降落下来,含笑对妖女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不好意思,适才远远听到你和这位男子打斗的声音,想来是敌非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乃是鄙派弃徒,被淘汰后怀恨在心,设计谋害长老和弟子,已潜逃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我要抓他回去接受严惩,还请姑娘行个方便,不要插手鄙派与他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中年其实已经看出,那贼子虽已将修为从炼气期拔高到筑基中期,依然毫无威胁;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女子是金丹初期,应该也不是自己这种老牌金丹中期的对手,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因此他还是希望这位姑娘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女没有答话,眼中闪过复杂神色,旋即似笑非笑地看向金梓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是龙晴派的长老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平静问道,现在他已是筑基修士,还真不惧龙晴派的那些土鸡瓦狗,即或是金丹期,那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叫宁水文。”白衣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我最讨厌这种老白脸,咱俩联手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妖女依然笑吟吟的,嘴也未动,但声音却在金梓鸣的耳中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微感诧异,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,传递出“赞同”的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愧为妖女,翻脸比翻书还快,刚刚还一副看好戏的戏谑表情,突然间便画风突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她突然左手叉腰,右手指着前方的白衣,厉声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白脸,你在这里胡言乱语些什么呀,也算你运气差,碰上了我,今天就算你大呼,此处也无人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听着,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别扭?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多数字说得又轻又快,而“呀也”“呼此”等的发音却特别尖锐,且明明是几句话,中间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,完全连贯着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中年亦好生奇怪,不知这女子为何突然变脸,正欲答话,忽然从草丛中射出三条毒蛇,天空中亦有两只尖嘴大鸟,呼啸着向他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耳中传来“动手”二字,就见妖女的三柄小刀已经飞出,各自以不同的角度和速度,沿着诡异的弧线,奇袭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中年来不及拔剑,只得右掌挥出,将毒蛇劈飞出去,接着左手二指弹出,罡风让两只大鸟直接在空中炸裂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女的第一柄银色飞刀便已到他眼前,准备不及的他,只能慌忙侧身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柄红色飞刀从上方画出一道美丽弧线,猛地射向他的小腿,他刚欲迈步闪开,红刀又变为向上飞行,斜刺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实在难以躲避,他只得变掌为拳砸向刀柄,红刀虽然磕飞,但刀气却割破他的手背,带走一缕灵力和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人刚缓一口气,便发出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柄黑刀悄无声息地刺入他的后心,旋即被他的背部肌肉和骨骼死死卡住,无法继续深入,但刀上那丝丝缕缕的黑气迅速侵入,四周的血肉瞬间开始糜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龙晴派久居高位,平时附庸风雅,自视极高,其实很少与人争斗,哪曾见识过如此蛮不讲理的厮杀,话还没讲清楚,杀招却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根本来不及驱除毒素,电光火石间,金梓鸣的刀亦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哪里还有能力抵抗如此刚猛的一刀,只能拼命向右闪避,但金梓鸣的刀气,一经展开,便势如破竹,根本不给他任何脱逃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侧身一撩,就将他的左腿斩断,让中年人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待他栽倒,一招潇洒拉风的“肩担刀式”便划了过来,竟一刀将他的人头劈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中年临死前,心中那叫一个憋屈,眼前二人完全不讲道理,让他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绝活,甚至还有一式保命绝招,都来不及施展,便莫名其妙地被这两名小辈给联手击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的援手。”眼见又干掉一名追兵,金梓鸣心情甚是愉悦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他们那个门派的弃徒?真杀了长老和弟子?”妖女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啦?”金梓鸣以为她反悔帮了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对方却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错,挺对我们魔修的胃口,快意恩仇嘛,哪管那些破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谢谢你的理解。”金梓鸣哂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林希,树林的林,希望的希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梓鸣,黄金的金,木加辛的梓,鸣叫的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就叫‘金子’吧?多富贵的名字,叫起来又亲切。加个‘鸣’干什么?想一鸣惊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金梓鸣没好气地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以后我就叫你‘金子’,这个名字霸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你日后在江湖上成名,就用金子打造一把刀鞘,把你这柄破刀装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给自己取一个外号叫“金一刀”,一刀挥出,必然血溅千丈,多酷啊,哈哈哈!”林希开始自顾自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金梓鸣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母亲就是改嫁给一个老白脸,我特别讨厌这种道貌岸然之人。”其实除了这个原因,她自己不愿承认的是,内心还真想帮这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拔下中年人手上的储物戒指,尝试以神魂攻击其上的禁制,居然很快便破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里面有两万多枚低阶灵石,一千一百多枚中品灵石,两枚高阶灵石,一柄剑,以及一套金丹期修行的“分光剑诀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瞄了瞄功法介绍,发现这是教人在挥剑时,形成多柄虚剑,修行到高深处,可多达二十柄虚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实战中可让对手难分真假,最后由实剑或某柄注入了大量灵气的虚剑来实施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希,咱们把这些东西分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低阶灵石归你,中品和高阶灵石,咱们俩一人一半,还有这家伙的破剑和剑法,还能卖些钱,你也可以拿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岂不是太占便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虽然不富,但还没看上这点灵石。”林希嘴角上翘,骄傲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梓鸣心中嘀咕,这些低阶灵石虽然无法与三阶妖兽的价值相比,但与龙晴派弟子的月供相比,却强出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由得心生感概,抢劫恶人,既无心理负担,又能快速致富,真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希,我被你那黑刀划破皮肤时,并未感到有毒,为何在那个老白脸身上就变得有毒了?”金梓鸣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明我一开始就没想弄死你啊,有毒无毒,还不是随我心意。”林希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驱使大鸟和毒蛇攻击那家伙时,用的是咒语吧?

        设计得可真巧妙,还以为你是在说话,够阴险的,简直是天才。”金梓鸣叹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,一般。”小妮子难得谦虚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懂一些咒语,你这招的想法真妙,回头我也设计一套,一边问好,一边杀人的聊天方式,简直是坑人一绝啊。”金梓鸣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坏人相视一笑,叹为同道知己,实在相见恨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找我算红刀伤你的账吗?”林希戏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帮了我,还分这么多东西给我,我哪里还好意思啊?”金梓鸣讪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相,下一步你怎么打算,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准备去南风洲加入一个二级门派,以前的修炼都是靠我瞎揣摩,现在想去学习正统的修真法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是一个好苗子,可惜筑基了,要不然还能改练魔气,有我的推荐,估计魔宗的那几个老家伙兴许还能看上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嘛,我赞同你的想法,是该去加入大派,这样修炼资源才有保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毕,她微微有些迟疑,随即带着希冀,试探着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子,你是不是急着去南风洲?如果不急的话,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你说吧,什么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92/92194/203111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