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爱书库 - 网游竞技 - 石头的情缘在线阅读 - 第202章冰释前嫌(4)

第202章冰释前嫌(4)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清早,王警官一个人走在花园里漫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试着把手臂抬高,慢慢地将手臂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你渴不渴!家仆去帮你倒壶茶过来。”李妈唤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应道:不必了,你下去吧!

        他甩了甩手,扭了扭腰,叹道:今天的空气真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妈立即跑了回来,叫道:老爷,你怎么啦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搭着胸口,说道:没事!没事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会没事!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。”四夫人跑过来,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抬起头,接道:真的没事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说:老四,你不用这么紧张!我只是闪了一下腰,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还是不要练了!你到里面坐着吧!”二夫人凑过来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花园里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嚷道:你们散开,我一会就会进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往前走着,双眼看向二夫人,唤道:姐姐,咱们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夫人对着仆人们,喊道:你们也都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嘀咕道:二姐,相公一个人呆在那,我真的有点担心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的脾气,你也知道!我们隔会再来看他。”二夫人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夫人,你今天要不要喝粥?”于妈站在二夫人身前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二夫人回道:不喝了,咱们赶快回屋,咱们别在这儿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,你起来作甚!这个时候,你应该多睡一会。”四夫人看见怡儿拿着书本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怡儿走到四夫人跟前,说道:我们的老师说!一日之际在于晨,我早晨起来看书,对读书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姐,请你先行过去进屋,我想与怡儿聊两句。”四夫人请道:

        二夫人迈着步子,应道: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说:怡儿,现在还没正式开学,你这么拼命干嘛!整个人就跟鬼上身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说:学习需要循序渐进。”怡儿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有没有说:你要吃饭才会长大,你要休息才会健康。”四夫人接道:

        怡儿应道:这个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嚷道:你不要这个那个!你跟我回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怡儿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叫道:你给我过来,你别去打搅你爹!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,你上哪里去?”王警官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怡儿停住脚步,喊道:爹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走到怡儿面前,唤道:怡儿怎么啦!

        怡儿抱住王警官的腰,哽咽道:娘不让我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笑道:傻孩子,谁不让你读书!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着了魔,成天就想着读书。”四夫人追上来,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怡儿转身躲进王警官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说:老四,你太危言耸听了,读书怎会着魔!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你别为这个小妮子开脱!你问问她为什么喜欢读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怡儿自然而然地应道:哥哥要我读书,爹也要我读书!我就要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唤道:这有什么不妥!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探着头,小声道:她这么腻着小主!我真不知道!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四,孩子这么小!你别多想!”王警官偷偷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你我也都经过这个阶段,一个令自己念念不忘的人,自己怎能把他轻易的忘怀!”四夫人辩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嘀咕道:你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我对他的为人,非常地欣赏,甭说他做我的婿,就算我的位子,他想要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不稀罕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应道:他的人品,我也认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娘,你们说什么!我怎么听不懂!”怡儿嚷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说道:大人的事,小孩子别插嘴!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说:怡儿,你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怡儿钻到要一旁,唤道:我过去那边看书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叮嘱道:怡儿,你小心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说道:刚才说那事,是件不可能的事,怡儿与他年龄相距那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是个有夫之妇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应道:这个倒不是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!他是何人!他身边的女人多不胜数,你把全部的女儿倒贴给他,他也不会要。”四夫人接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回道:老四这番话,虽说不中听,但也属实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唯有适当的约束女儿。”四夫人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四夫人,吃早餐啦!”于妈站在走廊那头,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说:我们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叫道:怡儿,回去吃早餐啦!

        怡儿唤道:你和爹先回去,我过会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,你听话!你要是不回去,爹就生气了。”王警官嚷道:

        怡儿嘟着嘴,慢吞吞地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望着王警官,冷笑道:相公,走吧!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扶着王警官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仆人们低着头,请道:请老爷用餐!请四夫人用餐!请小姐用餐!

        二夫人走到王警官跟前,去搭王警官的手,唤道:相公上座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坐到沙发上,拿了一块面包“嚼了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夫人端过来一杯牛奶,请道:相公,请你喝牛奶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喝了一口牛奶,说道:从今天以后,怡儿不准去学校里补课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爹!为什么不让我补课?”怡儿疑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答道:没有为什么!你留在家里好好地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怡儿浑身是气,抓起一块面包躲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,你过来,娘给你倒牛奶。”四夫人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怡儿哽咽道:我才不过去,我知道就是你对爹说——不许我补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,是谁让你生气了!”法警官冲着怡儿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唤道:法弟,你过来吃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谢道:谢谢大哥!我已经吃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鞠躬道:诸位嫂夫人好!

        夫人们齐道:法警官客气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坐到凳子上,说道:大哥,我们警察局很多弟兄听说你病了,他们争着要来看你,我考虑到大哥不喜欢喧吵,我将他们挡在警局里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弟做得对!你替我谢谢兄弟们!你告诉兄弟们要以工作为重,不要为我担心!我过些天就会重返工作岗位。”王警官嚷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好好地静养,工作上的事,还请大哥勿忧心!”法警官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微笑道:局里有法弟替我看着,我放心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问道:大哥,怡儿为什么这么伤心?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端了一杯牛奶过来,说道:怡儿成天想着读书,她上次为她爹输了那么多血,她还在想着上学,我们担心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!我们没有让她去补习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休息好了就行!”怡儿接道:

        四夫人答道:休息好了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就是不想让我读书。”怡儿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看啊!那些大道理,我说不出来,我也不屑说,怡儿输血给你,这是事实,不为别的,你就为她那些血,你也应该随她的心愿。”法警官端着牛奶,嚷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说:法弟说的在理,我是该成全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嗜书成狂,我怎么放心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!这个小妮子整天对着书本,我们怎能不替她忧心!她还是一个几岁的孩子。”四夫人接道: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应道:这孩子是该管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怡儿妹妹,我们去玩。”花儿过来——拉着怡儿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怡儿撇着脸,回道: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蓉儿推着怡儿,说道:去嘛!我们去抓蝴蝶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见怡儿心不甘情不愿地走着,嘀咕道:怡儿真是中毒不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放下杯子,应道:谁说不是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现在还要输血吗?”法警官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笑道:如今不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接道:大哥还要输血的话,你输我的血给你,我壮得像头牛一样,抽我的血对我无碍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作揖道:法弟有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我和佳明回房去了。”六夫人鞠躬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微笑道:去吧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说:输血不像法弟想的那样,说你的血输给我就可以了,输血的过程中,有着诸多程序,比如血型:不同血型的人,就会排斥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大哥的血型属于什么血型?”法警官疑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回道:我的血型属于o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这么说!我们真是没有缘······”法警官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接道:法弟,你何出此言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应道:大哥的血型属于o型,我的血型属于b型,我纵使想输血给你,那也没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弟不必感到内疚!茫茫人海中,人有成千上万,多的数不胜数,你我能够在人海中相遇、相知,最后结成兄弟,已属万幸,我们何必计较这种血缘关系,纵使我俩是亲兄弟,我们也会有诸多的不同。”王警官论道: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嘀咕道:大哥的一席话,说得小弟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擦了一下眼角,唤道:大哥,你能不能拿瓶酒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叫道:老三,去拿两瓶酒过来,我今天要与法弟喝个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酒来了。”三夫人提着两瓶酒,把它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抓起一瓶酒,“咕咚咕咚”的喝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拧开瓶盖,喊道:兄弟干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倒起酒瓶,说道:大哥,兄弟喝完了这瓶酒,大哥要不要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哟!”法警官捂着肚子,直向屋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问道:法弟,你去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小解一下。”法警官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急急忙忙地跑进厕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吸了一口气,念到: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拉上裤子,慢慢悠悠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走到外间,不仅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一个人在洗手,这个人的屁股就像走马灯一样“一摇一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心里明白,这个人就是六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,朝着六夫人的屁股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是谁!”六夫人用手挡住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有力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夫人转过头,说道: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伸过头去吻六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夫人打了法警官一个耳光,小声道:你疯了吗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回道:我没疯!前两天我向你问好!你故意不理我,我今天要你多叫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停地去抓六夫人的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夫人拉开法警官的手,嘀咕道:放肆,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去抓六夫人的胸,应道:我管这是什么地方!

        “哗啦!”门外传来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立刻跑到门口“瞧了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关上门,说道:没人,刚刚可能是风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时,法警官一歪一歪地踏进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嚷道:法弟,你怎么现在才来!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答道:我本来过去厕所小解,可我小解完了以后,我的肚子又疼起来,无奈之中,我只好蹲在厕所,直到现在才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弟还想不想拉!你要是还想拉的话!我让仆人们给你送纸巾······”王警官打断道: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谢道:谢谢大哥!我已经拉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弟继续拉嘛!纸巾要是不够,我可以让夫人们送去。”王警官唤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续道:老六刚好回房了,我可以让六夫人去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休要乱说!兄弟要上厕所,怎会劳烦嫂夫人帮我送纸巾。”法警官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笑道:大哥胡说!大哥胡说!去送纸巾的人,应该是大哥,应该是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警官抓起酒瓶,喊道:大哥,兄弟敬你!

        王警官拿着酒杯,应道:干······